红拂:当大学沦为皮条客

分类:wiki浏览量:442发布于:10个月前

古代读书人有个理想叫红袖添香,所谓红袖,即美貌的妙龄女子。所谓红袖添香,即读书之时,身旁有位二八佳陪读,茶凉了给公子换茶,香尽了给公子添香。试想一下,庭院深深,书房清幽,红袖添香,那是何等的曼妙时

可惜除非生在金堂玉之家,抑或是金榜高中做了官,红袖添香不过是穷读书人遥不可及的梦想。譬如咱们的孔圣人,别提红袖添香了,他老人家一辈子身边只有一个嫌弃他不发达的黄脸妻呀。

因此,如果孔圣人泉下有知,听说礼仪之邦,孔孟之乡,齐鲁大地的最高学府山大,竟然帮着一群洋学生实现了红袖添香,肯定会气得连夜拜访山大灵道。

当然,如果孔圣人知道山大如此没文化,竟然给“红袖”改了个名叫“学伴”,而且还取了个洋名叫“Buddy”,估计会气得夜夜拜访山大灵道。再如果,孔圣人知道山大洋学生不是一人一红袖,而是一人仨学伴,估计会气得立马邀请山大全体灵道下去谈谈。

丢人啊,自三皇五帝至今,都没有过这么丢人的事儿。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叫《当大学不如青楼》,是因翟天临学术不端有感而发,感叹当代大学卖文凭送文凭给达官贵人已经到了不要脸的程度,节操碎地,青楼不如。但给洋学生送钱不说,还得送人,让咱们的学生给他们陪读解闷,甚至……,这分明是连皮条客都不如了。

大学,是怎么混到连皮条客都不如的地步的呢?动机很单蠢,为了名利。大学想要从上面拿到更多经费,就得打破头进什么“985”、“211”、“双一流”。而要想挤进这些名单,“国际化”是一个重要的考核标准。所谓国际化,就是指要有国际师资、国际生源。

真正的国际名校,是“你若盛开,蝴蝶自来”,靠时间与用心积淀的实力与荣誉吸引国际师生,但当大学都是“你不盛开,蝴蝶不来”的主,咋办呢?人家不肯凉拌,蝴蝶不来没关系,可以花高价请来一群外国菜青虫,黏上翅膀包装包装冒充蝴蝶。花高价把菜青虫请来了也呆不住,那咋办呢?只好给菜青虫配玩伴了。于是,寒窗十载考上大学的中华学子就在威逼利诱下成了洋学生的玩伴,美其名曰学伴。关于这些学伴的命运,坊间传闻太多,说来都是泪,一句话:一朵鲜花插在了那啥上,不,是三朵金花一起插在了那啥上。

大学之大,有容乃大,这个有容,指的是“思想自由、兼容并包”、“因真理,得自由,以服务”的博大胸怀,唯以此博大胸怀治学治校,才能唤醒灵魂、孕育学术,如果反其道行之,魑魅魍魉、狗苟蝇营,只能扼杀灵魂、孕育不学无术。

大学之大,也在责任之大。大学的责任,是为社会贡献价值观知识体系皆优的人才。大学的责任,是以己荣辱系锅家兴衰。纵观,昔日蔡元培的北大、司徒雷登的燕大,绝不会给哪个洋学生配学伴,横观,今日别说哈佛、津,即便是内罗毕大学,中锅学生想去留学也得签证,未必能有奖学金,更不可能有所谓学伴,最重要的是成绩得过关。

我们的大学,却为了眼前利益,自砸学术门槛,花大价钱请洋垃圾进门,更自砸良知门槛,拿自家学生当贡品,给洋学生拉皮条,一脸谄媚,一脸丑不堪言的功利。丢人现眼丢到了五大洲七大洋不说,更不可饶恕的罪是以谄媚和功利聚天下英才而毁之,让锅之栋梁学会急功近利、狗苟蝇营,为功利不惜出卖肉体乃至灵魂。从而引领全社会的急功近利风潮,摧毁全民族的价值体系。

为什么日本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十八年拿了十八个诺贝尔奖?因为人家的大学有容尽责而不功利。人家的大学不给达官贵人卖文凭、送文凭,更不会为了利益拉皮条,拿学生作贡品。人家的大学把教育当作灵魂工程,不惜以生命守护学术尊严。譬如,为了学生小保方晴子学术不端,导师笹井芳树自杀谢罪。

可我们呢,山大学伴丑闻曝光后,别说没人谢罪,人家还祭出一份说明,反咬所有瓜友一口,把大家基于常人良知而起的义愤,污名化为“别有用心”,是“有组织和有预谋的炒作”,其无赖叫人为之脸红,其恶毒叫人遍体生寒。

这样的大学,拿什么唤醒灵魂,这样的大学,拿什么引领民族上升?无论啥工程,涉及教育的工程都是灵魂工程,为了一点眼前的虚名和利益,就把良知和学生一起卖了,这样的大学,只能进狗SHI工程,却偏偏挤进了锅家工程,这就可怕了。

叫人忍不住要问,到底是什么力量,让我们的大学由“思想自由、兼容并包”和“因真理,得自由,以服务”堕落成今天的猥琐无赖皮条客模样?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?其无后乎?

 上一篇 下一篇 

我来回答

猜你喜欢

最近更新